衛教文章 /

用愛治癌 

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癌症中心副院長 陳志毅

  在介紹癌症中心之前,我想先說一個病人的故事。這個病人罹患肺癌,在某醫院接受治療,醫師安排他照了胸部X光,影像顯示除了左側肺葉有個腫瘤以外,右側肺葉也有個小結節。醫師根據X光報告,認為癌細胞已經轉移,判斷他是第四期肺癌,神色凝重的宣告他可能只剩3至6個月的生命。

  他抱著「死馬當活馬醫」的心情,近半年來,遍尋草藥偏方,期盼能有奇蹟出現。在苦吞藥汁的同時,由於焦慮難眠,整個人越來越瘦弱,越來越憔悴,也越來越像癌末患者。眼看他「大限」將至,家人強忍哀慟,暗中開始替他準備後事。

  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七轉八轉,這個病人後來轉到我的門診,我開刀切除他右肺所謂的「轉移病灶」,化驗證實是良性的,左肺腫瘤也經手術切除,確定是肺癌第一期,預後很樂觀。他絕處逢生,至今和健康人無異,活得興致勃勃。

不同的癌症期別要採不同對策
  這種「烏龍」個案在醫界並不少見。癌症和別的疾病不同,它從很小的細胞發展到很大的腫瘤,可能需要半年、1年,也可能花上5年,甚至更長的時間,完全因人而異。因此,當一個癌症病人在醫院出現時,可能癌症正在萌芽,也可能已經到了生命的終點,面對不同的癌症期別,醫師必須採取不同的對策,才能帶給病人最好的結果。

  以同樣是兩三公分大的癌症為例,鼻咽癌和子宮頸癌可能只要做放射線治療即可,肺癌、肝癌、乳癌、大腸癌和泌尿系統癌症卻應該以手術解決,分寸拿捏之間要仰賴專業的智慧,周全的思考,才能萬無一失。過去的病人是碰到哪個醫師,就由哪個醫師負責,癌症從第一期到第四期,無分內科或外科,所有治療工作都由一個醫師全數包辦。然而,試問哪位醫師有這樣的能耐?假使醫師看走眼,診斷有誤,治療走偏了方向,病人何辜?

  我接觸癌症治療已經30年,儘管醫學日新月異,不幸的是,綜觀國內外的經驗,仍然只有7至8成的癌症病人能夠得到正確診斷,癌症的臨床分期錯誤率甚至高達4成,以上這個病人只是其中一例罷了,由此更加彰顯團隊整合醫療的重要性。

對病人最好的團隊整合醫療
  身為胸腔外科醫師,長期以來,我總會和胸腔內科、放射腫瘤科、核醫科、病理科的醫師定期開會討論肺癌患者的病情,共同擬訂治療方針,因此病人的滿意度相當高,就算因為太晚就醫或其他不可抗拒的因素,終究回生乏術,病人知道自己已經得到妥善的照顧,依舊對醫師群充滿感激。

  本院癌症中心成立之後,當務之急就是將這樣的團隊整合醫療從點、線推廣到全院,並且就癌症類別逐一整合,例如肺癌治療團隊包括內科、外科、放射腫瘤科、核醫科、中醫、臨床營養科、心理諮詢和社工等,提供病人身心靈全方位的照拂。此外,每種癌症都有專屬的個案管理師,個案管理師具有護理背景,病人從門診到住院、出院,個案管理師均須介入,病人需要什麼協助,可以透過個案管理師代為尋求適當的資源,不必再像過去一樣盲目的自行摸索。

朝「一癌一管理師」的理想前進
  個案管理師是癌症整合醫療不可或缺的一環,為病人營造了莫大的安全感。我們的理想是「一癌一管理師」,台灣目前設有癌症個案管理師的醫院包括長庚、成大、和信等,和信醫院一年收治八百餘名乳癌病人,光是乳癌就聘請了2至3位個案管理師,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之一。

  或許有人會好奇,既然癌症的團隊整合醫療如此重要,為什麼現在才推動?坦白說,整合是很花錢花時間的工作,以肺癌團隊為例,現在每星期三開會討論,四十多位醫師齊聚一堂,從下午2時30分開始,逐一針對個案討論疾病的診斷、分期和治療,如果發現某個環節有問題,當場提出質疑,如此反覆溝通,一下午最多只能討論7、8名病人,費時耗力,很不符合經濟效益,因此過去極難實施,但如今在衛生署及國民健康局的鼓勵和醫院的支持下,已經順利上路,而且越做越好。

  事實上,這樣的團隊切磋,不僅有利臨床醫療服務,也可以訓練醫師邏輯思考的能力和表達技巧,更重要的是醫師如果原本有強烈的主觀意識,還能從過程中學習到如何廣納雅言,如何謙卑待人,如何以更開闊的角度看事情。這麼一來,提供給病人的絕對是最好最正確的治療,醫病關係和諧,發生醫療糾紛的機率自然會降低。

幫助癌患衝出黑暗看見希望
  美國曾經發生病人在就醫6個月以後,才被醫師診察出罹患癌症的憾事,這6個月的延誤將使癌細胞坐大,治療預後大受影響,醫師因而被判賠巨額罰款。根據外電報導,去年有一名英國男子被診斷出罹患末期癌症,醫師說他只有半年可活,他辭掉工作,及時行樂,花光了積蓄,一年後卻依然健在,這時就醫才知道先前是醫師誤診,他根本沒有罹癌。

  將心比心,誰都不願意這種事發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,如果真要做到「以病人為中心」,落實視病猶親的精神,治癌團隊的集思廣益應是最重要的基本功。

  在蔡董事長和林院長的託付下,我挑起了癌症中心的重任,這付擔子很重,要走的路很長,但是我們會穩健的朝目標前進,因為擔在肩上的不僅是醫院的營運重點,更是無數已發現或未發現的癌症病人,我們的努力不僅是為了醫院,更是為了病人。在這個癌症病人急速增加的年代,我們用手術刀、用藥物、用先進儀器治癌的同時,也在用心治癌,用愛治癌,只要用心,就有更多的機會幫助癌症病人衝出黑暗,看見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