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教文章 /

和信肺癌醫療團隊 以團隊的力量與肺癌抗戰

商業週刊97.02.29出刊之房地產優勢專刊(企劃製作)

下午四點鐘一到,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肺癌醫療團隊的組織成員們,陸陸續續從院內各科室快步走進會議室,開始每週固定召開的個案病例討論。主要負責人簡短報告後,各科別根據自己的專業提問、討論…

像這樣的討論,在團隊召集人褚乃銘醫師的帶領下已行之有年,跨科別的討論除了能減少個人的盲點、達到共識之外,也能讓團隊成員吸收前輩醫師的經驗值。病人也不會因為醫生意見相左而感到困擾。

團隊的努力,讓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擁有世界級的治療水準。在乳癌的治療中,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照護了全台十分之一的乳癌病人,每年有超過一千名乳癌病人在和信進行手術。整體的存活率,已超越美國的平均乳癌存活率。除此,在去年國民健康局的肺癌照護品質評鑑中,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在病理報告準確性、期別鑑定完整性、治療計畫的執行以及存活率上的傑出成果,獲得評鑑第一名的殊榮。

究竟是什麼理念,讓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的肺癌醫療團隊可以有如此傑出的表現呢? 

以病人為中心的醫療核心政策 
在和信就診,病人不用在醫院診間內穿梭,入診間坐定後,醫護人員以病人為中心,各科整合的意見由該門診醫師向病人解說。新病人中心也可看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的努力,不論是門診、轉診、檢查、住院等安排,一路都有志工帶領並給予協助,病人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,完成流程並進行治療。褚乃銘說,病人最怕等待、以及不確定感,不讓病人在院內四處奔波,也降低了病人對於治療的抗拒以及憂慮。

「一切的治療始於診斷!」確認診斷,是肺癌醫療團隊堅信治療前最重要的環節。無論病人是否一開始就在和信檢查、治療,其病理報告必定得通過團隊的縝密檢視。國健局「提升癌症診療品質計畫」中,特別表揚和信在解剖病理的提升,認為值得作為院際間的學習標竿。

確定診斷後,醫師會依據病人的生活機能、營養狀況、疼痛以及身心情緒等問題進行治療評估。接下來的工作便是要讓病人及家屬完整的了解並參與討論。有些病人非常心急,看到有名人罹癌,就要求也要採取同樣的治療方式。褚乃銘印象很深刻的是,當盧修一先生在接受治療時,有病人來,就說要打跟盧先生一樣的藥,問他們知不知道盧先生在打什麼藥,他們的回答都是「不知道!但是你給他選的,一定是最好的」。其實每一個人的情況不同,不能一概而論。

有些病人每次回診都會帶著大量的期刊、網路等資料,希望醫師能給予最新的治療方式。面對這樣的病人,醫師最重要的考量,反而是如何讓病人信任治療,其實醫療團隊所提供的治療方式,已是結合許多大型的臨床試驗報告、參考國外的肺癌治療準則、加入適合台灣的國情以及健保的考量,而訂定的治療方針。為此,肺癌醫療團隊每年固定更新治療準則,甚至若有新的報告出現,只要證據確實,醫療團隊也會開會討論更新治療準則的必要性。

反之對於消極治療的病人,肺癌醫療團隊也有鼓勵病人的一套做法。有些病人會害怕治療的過程及其副作用、或是擔心經濟因素,這時藉由肺癌社工人員深入的關心,了解病人心理、家屬支持、甚至代為申請社會補助等。對於焦慮或是情緒壓力較大的病人,也會藉助身心科醫師的協助,讓治療順利進行。因為,「治療的是生病的人,而不單單是疾病而已。」 

專業人才的培訓 
「在醫療體系中,設備固然重要,但『人』才是最重要的。」褚乃銘表示。為了不讓醫師只在臨床工作中燃燒自己,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與院長黃達夫任教的美國杜克大學(Duke University)整合癌症中心合作,也固定派遣院內醫師前往研習。除了國外的研習機會之外,院內也非常鼓勵醫師至國外參加研討會、與國外的專家討論案例,因為只有不斷的吸收新知與改進,才能讓肺癌醫療團隊能持續為病人福祉而努力。

肺癌治療 大環境的整體努力 
褚乃銘記得,在1996年剛從美國學成歸國時,當時國內肺癌的治療並不積極,尤其是對肺癌末期的病人。但是這十多年來,治療肺癌新藥發展快速,加上陸續有更多的醫院發展癌症中心,良性競爭下,受惠的更是病人。

除此,健保對於肺癌也投注非常大的資源,平均每個月要花上5~10萬來照顧一個肺癌病人。對於藥價較高的標靶療法,也逐漸的放寬給付,這類的藥物副作用相對少,對於某些病人,治療效果不錯,尤其是體力、營養較差的病人,無法承擔化學治療的副作用,這時,標靶治療就可能是最好的選擇。健保已核准了最新的標靶療法得舒緩(Tarceva)的給付,也放寬了另一個艾瑞莎(IRESSA)的給付條件、以及新一代的口服化療藥物,溫諾平(Navelbine)。

藥物的進步讓醫師對於治療更有信心,讓醫師有更多的武器替病患規劃最適當的治療。對於和信治癌中心的肺癌團隊來說,每一個成員都秉持著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而努力著,陪著病人一起抗戰,讓患者在人生的最後一段路程中沒有遺憾。

褚乃銘 小檔案 

癌症治療,就像帶著病人與癌細胞打仗,褚乃銘是如何做到心情調適的呢?

每天一早七點準時抵達醫院,開始巡視病房、門診、開會,這是多年來的工作習慣。辦公室內堆滿的醫學書籍,也是他的心靈雞湯。褚乃銘笑著說,921地震時,他成堆的書籍被震倒,連房間門都無法開啟。繁忙的醫院工作或許讓褚乃銘無法喘氣,但只要出國參加研討會、吸收新知,對他來說就是調適心情的良方。

在治療的過程中,難免與病人培養出朋友般的情感,遇到惡化或是死亡仍是一大衝擊。褚乃銘回想起舞蹈家羅曼菲女士,先後嘗試了兩種標靶療法而獲得好轉,雖然最後她還是離開了,但想起她還能出國、指導學生排舞等,對她自己、以及家人朋友來說,都是彌足珍貴的回憶。褚乃銘辦公室內還掛著一幅病人送給他的圖畫,畫著他歷經「哀、癌、藹、愛」的過程,充滿著對於醫師的感謝。

而家庭與孩子更是褚乃銘力量的泉源。下班後他喜歡陪著兒子打球、看書,「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,我是出席率很高的爸爸,」褚乃銘言談中難掩自豪之情。兒子小的時候還以為爸爸不用工作,「是唸書的」,因為常常看著爸爸總是隨身帶著書包(公事包)。

在重症病人及死亡的衝擊下,調適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,以便能夠持續在臨床工作上發揮熱忱、貢獻所學。